原创 泡沫、下行、裁员……这才是汽车后市场最好的时代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09 16:05   5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作者 | 异教徒

出处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2020年伊始,整个社会舆论的论调是悲观的,似乎感受不到太多对新一年的展望和憧憬。

虽说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也提到,2019年是悖论的一年,好坏并存,但是有多少是“好”的,有多少是“坏”的,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国家不断出台新政用以抵御下行压力,各大企业比拼裁员的花式操作,金融行业和股市雷声不断,仿佛在提前“过年”。资本市场的资金荒持续已久,投资经理转行卖保险不是调侃,而是写实。

汽车后市场虽说是弱经济周期行业,但也难逃间接影响。但这样的影响,笔者认为或将推动整个行业进入最好的时代。

原因一,去泡沫带来价值回归

从资本角度上来说,行业和以往相比是有明显变化的,投融资基本发生在头部企业,大多都是在B轮及以上,而偏早期的天使轮和A轮凤毛麟角,即使是有传闻,真实性也受行业猜疑。在资本明显趋于冷静的时候,对于行业玩家而言,乍一看似乎并不利好,其实不然。

汽车后市场行业与互联网高度融合后,自然就是产业互联网,而产业互联网强调的不仅仅是上下游的链接,更强调的是对上下游的价值,也可以称之为价值互联网,这并非是资本一朝一夕就能催熟的。这需要玩家认真梳理价值链的利益关系,并且把价值给体现出来,并且不断试错和修正,才能在行业中立足。而过于激进的资本让行业陷入浮躁的结局,只能让各类玩家用资本换取规模,追求账面上的答卷,掩盖了行业价值不突出,核心竞争力名不副实的诟病。

那为什么资本趋冷,对于行业是利好呢?

因为在这个行业中,真正提供行业价值的玩家经营状况依旧良好,但是往往会被有融资能力的玩家所掩盖,而这种所谓的“融资能力”,是存在一定偶然性的,与是否对产业提供价值相关性不大。

行业浮躁的一面是大家争先恐后地希望得到资本助力,而浮躁的另一面是有价值却得不到资本的认可,恨人有恨人无。所以当资本趋冷的时候,各个玩家们只能安心继续练内功,有价值的企业自然而言就能充分体现,那些侥幸获得资本的企业迟早也将暴露原形。

当修理厂认真地实施每一个操作环节,负责地告诫车主使用品质配件,却远远抵不过用劣质配件和敷衍施工的修理厂的时候;当配件经销商拿出正品配件还被嫌弃价格高,而转身买了高仿件的时候,这种价值长期扭曲必然让从业者心理失衡。

现在留下来的玩家,到底是劣币还是良币,投资人其实并不清楚。而资本掩盖的事实,正是这样的诟病。

所以结论是清晰的,整个投融资环境变差,对于行业而言必然是利好的。毕竟产业互联网还是先以产业为前提,产业回到良性竞争才不至于让玩家心理失衡,自然就能更好地投入到行业价值挖掘中,而不像纯互联网企业,更迫切期待资本助力一夜拯救汽车后市场。

再说说那些互联网属性较浓的玩家们。

这些打着互联网旗号的玩家们,如果将时间轴拉长来看,现在还存续的基本都经历过从轻资产到重资产演变的过程。把企业做重其实是违背互联网企业初心的,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当然也庆幸经历了这个过程得以存续。只要稍作观察就不难发现,这些实体基础清一色为基础设施。所以在笔者看来,这本身也是一种价值回归。

在接下来的竞争环境中,这些互联网玩家们会遭遇行业各个环节各类玩家以生存为目的的直接竞争,尤其是高度依赖补贴的玩家将在区域遭到地方势力的狙击,而赖以生存的互联网手段一旦脱离补贴,交易规模直接受影响,并且这种思维惯性和组织惯性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调整的。当然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也是利好,大量传统企业可以吸纳互联网的后市场人才,继续挖掘行业价值。

总之,资本环境的变化,对于行业而言一定是利大于弊的,这会让更多玩家们不断反思,用户为什么来?用户为什么付钱?能给用户带来什么?而我们行业需要的正是这些。

原因二,经济周期低谷将刺激更多产业玩家进场

2019年主机厂产销双降,4S店倒闭潮,配件厂家连带影响,独立售后市场上下游加速整合,各地联盟蠢蠢欲动。

行业变化巨大,再加上大环境,整个经济周期进入低谷,笔者称之为“内忧外患”。往往在这样的环境下,产业链更上游的玩家们以及隐形的行业玩家们,不论是出于生存还是发展的诉求,都会加大步伐进场,企图在行业变革中占有一席之地。

尤其以汽配厂家为代表的玩家,配套业务的阴影还没过去,出口业务受全球经济影响也存在大量不确定性,原本还能在池中愉快地玩耍,不料城门失火。

然而传统企业转型是痛苦和艰难的,这并非只要对接国内的Autozone就能华丽转身。“转型”的口号已经喊了太久,放眼全国,真正转型成功的传统企业微乎其微。尤其是SKU集中度低的生产型企业,习惯了以订单排产,很难适应国内独立售后市场的碎片化需求。柔性供应链在汽车后市场基本还停留在概念层面,当然少不了配套服务的各种要求。

所以我们看到的还是以二类易损件为主的生产厂家,它们相对活跃,但是更多的车型件企业依旧还在焦虑中。当然,用不了多久也必将崭露头角。

当然还有再制造企业,这类企业相对更为传统,一方面接连受到国家政策的号召,一方面市场流通还未完全成熟,面临一种怀抱希望但是步履维艰的窘境。原本通过进口“垃圾配件”从而降低原料成本,但遭到进口垃圾的管制,而国内回收网络不健全,效率偏低;销售通路因为回收和再制造成本不下于低价劣质配件,也难开拓。但个别品类的再制造件,因其新配件货值较高,且终究是原厂制造,所以有一定的优势和价值,这些再制造企业也必将陆续进场。

这些玩家们进场后带来最大的期待是行业红利。

主要将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因为浮出水面,或是参与到国内独立售后市场,或是打开过去的封闭渠道,绝大部分产业链玩家就有了更多的生产资料可供选择;另一方面,因为这些玩家长期受互联网推动汽车后市场发展的影响,从经营层面来说,初来乍到往往会矫枉过正,必然会走一些传统互联网的路子,这些学费自然带给行业福利。

综上,在笔者看来,2020年汽车后市场必然价值回归,更多的玩家也必然进场,这一定给行业带来更多利好。就像国家在追求高质量的GDP增长一样,行业也需要高质量的发展,这才是我们最好的时代。

本文由专栏作者特约供稿,文章观点不代表AC汽车立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